| EN

集采年末加速推进,中成药、未过评多款10亿重磅品种难“幸免”-PG电子官网

发布时间:2024-01-26

距离年末还剩2个多月的时间,各省和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的推进节奏都在加快。  近日,多个省份发布集采消息:10月11日,江苏省医保局发出《江苏省第四轮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公告(一)》包括西药40个、中成药17组品种;同日,安徽省医药价格和集中采购中心再发布关于《二十五省(区、兵团)2023年体外诊断试剂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文件(征求意见稿)》涵盖五大类21种检验试剂;10月9日,河南省医保局发布《十九省(区、兵团)药品联盟采购公告(六)》,25个大品种中选……还有陕西、江西、河北等多个省级带量采购都迎来了新的进展。    集采的产品覆盖范围不断扩宽,品种数量持续提升。已有多省集采将未过评产品纳入采购,其中不乏烟酰胺注射剂、哌拉西林舒巴坦注射剂等2022年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销售额超10亿元的重磅品种,以及加兰他敏注射剂、奈替米星注射剂等销售增速超300%的潜力明星药。  在业内看来,省采/省联采作为国采的一大补充,其战火已加速向未过评、短缺药、儿科药等品种延伸,“全国一盘棋”背景之下,省级集采和国家集采联动补充的趋势愈发明显。  01、省级集采加速推进产品覆盖不断扩宽  今年3月,国家医保局印发《关于做好2023年医药集中采购和价格管理工作的通知》指出,持续扩大药品集采覆盖面,2023年底,每个省份的国家和省级集采药品数累计达到450种,其中省级集采药品应达到130种,化学药、中成药、生物药均应有所覆盖。   由全国统一集采向多个省际联盟采购方向发展,距离年底的时间节点已经越来越近,各省级、省际联盟集采已在紧锣密鼓加速推进。  10月11日,江苏省医保局发出《江苏省第四轮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公告(一)》,公告显示,江苏省将开展第四轮药品集中带量采购,采购品种为江苏省平台已挂网、但从未纳入国家集采中筛选出的部分品种。包括西药40个、中成药17组品种。  其中包括近期热炒的肌苷注射液,该品种是一款辅酶类药,2019年前无人问津,等级医院市场年销售额不足1千万元。2021年突然涨到5亿元,2022年突破10亿元。米内网数据显示,2023年一季度上海市公立医院终端化学药销售额超过40亿元,产品TOP10中,肌苷注射液增速超过500%。    在最新河南牵头19省联盟集采,肌苷注射液中选最低价直接跌到0.55元,最高价1元,12个厂家中选。   此外,在19省联盟集采产品中,破伤风人免疫球蛋白是首次纳入联盟集采,采购需求量申报企业中明确有13家企业参与该次集采工作,最终6家企业中标。    目前,集采加速扩面大势所趋,未过评品种也未能“幸免”。  9月下旬,江西省医保局发布《关于公示我省第四批未过评药集采拟集采品种的通知》,遴选出25个拟纳入本次集采的品种,其中注射剂有15个,占比达六成;除普拉洛芬眼用制剂和倍他米松注射剂外,其余23个均为未过评品种。    25个拟纳入集采的品种中,既有氨甲苯酸注射剂等被(曾被)纳入国家(省、市)短缺药目录的品种,也有苯唑西林片剂/胶囊剂、法莫替丁注射剂、维生素B6等同时进入甲类医保和基药的常用药,以及烟酰胺注射剂、哌拉西林舒巴坦注射剂等超10亿大品种。  无独有偶,同在9月河北省医用药品器械集中采购中心发布《河北牵头京津冀化学药品、生物制剂集中带量采购中选药品的通知》,共计152个未过评品种中选,不乏多糖铁复合物胶囊、复方醋酸钠林格注射液、肝素钠注射液等9个超10亿元的大品种。  市场观点认为,在集采扩面提速的大背景下,对于企业而言,是否做过评申请成为企业战略规划的重要部分,过评产品有机会进国采瓜分更大的市场份额,未过评产品将存在着省采/省联采、价格联动的挑战及产品批文被注销的风险,比如今年以来,已有山东、吉林、辽宁等多个省市针对第1~5批国采未过评药品进行撤网处理等。  02、中成药集采常态化落地市场挑战与机遇并行  伴随国家集采的有序推进及省级/省际联盟集采的陆续展开,集采流程逐步规范,管理水平也日益精益化,药品覆盖范围不断扩宽,品种数量持续提升。  从品种来看,从高血压、糖尿病、消化道系统疾病等常见病、慢性病用药,到恶性肿瘤等重大疾病用药、罕见病用药,药品集采扩面逐步释放“加速度”。  值得关注的是,药品集采向化药、中成药和生物药全覆盖迈进,其中,中成药带量采购经历探索期后,规则逐渐完善,进入到常态化开展阶段。  在多轮省联盟集采探路之后,中成药全国集采终于落地。2023年,湖北省再次牵头启动第二批全国中成药联盟集采,并对规则做了进一步完善,包括科学限定价差范围,扩大增补中选情形,细化采购量分配机制等。    本轮中成药集采共有86家企业、95个报价代表品参与竞标,最终63家企业、68个报价代表品中选,中选率达71.6%,中选品种平均降幅49.36%,降幅最高的是河北天成的香丹注射液,降幅为76.8%;降幅最低的是吉林省集安益盛药业的振源胶囊,降幅为14.5%。  当下药品集采已经从化药向中成药延伸,扩围更广。从过往省级中成药集采的经验来看,与化学药相比中成药集采较为温和,在药价降幅方面,化药集采平均降幅都在50%以上,最高可达90%以上,而中成药降幅基本保持在30%—40%。  值得关注的是,和过往几次中成药集采相比,本次湖北第二批中成药集采的平均降幅更高,高于湖北第一批的42.27%,也高于山东的44.31%、北京的23%,仅低于广东六省的55.9%。以往中药集采降价幅度低于化药集采的“共识”,随着集采次数的增加和覆盖面的拓展,这一趋势可能最终被打破。  业内人士指出,集采对于中成药企业来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。一方面,集采势必会降低中成药销售价格,将企业的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,院内市占比大的企业应该避免丢标,市占基础较为薄弱的企业则可借机入局。  另一方面,全国集采也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,促进中药企业加大研发投入,推进新药研发的机遇。面对新形势,企业必须着力开发市场潜力大及研发壁垒高的产品,或重点把握独家品种,寻求差异化竞争优势。